<wbr id="ngpqq"><ins id="ngpqq"></ins></wbr>
<sub id="ngpqq"></sub>

<rp id="ngpqq"></rp>
<b id="ngpqq"></b>

    1. <input id="ngpqq"></input>
      <source id="ngpqq"></source>
  •   新聞動態
      焦點新聞
      科教新聞
      校園新聞
    首頁 校園風采 新聞動態 教育信息 精彩學科 教師天地 家長學校 考試中心 學生頻道 資源中心
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動態  
    歷數中國高校"怪狀":論文厚乏精品學歷高就業難
    來源: 本站原創   點擊數:1393   更新時間:2006-03-29

        前不久,北方一所著名高等院校的教授呼吁:高校不能成為學術腐敗的寄生地。在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上,不少代表委員表示,要堅決把學術剽竊淘汰出局…… 
      “高校到底怎么了?”來自方方面面的信息,讓社會各界質疑:高校論文越堆越厚,為什么精品并不多?培養的學生學歷越來越高,就業為何一難再難?有的高校“衙門化”越來越重,“官本位”意識越來越濃。人們心中的“象牙塔”,到底還要傾斜多少度…… 
      【論文越堆越厚 精品有幾何】
      在國內一所知名大學的校園網論壇上,去年上半年,兩則留言引起了人們注意:4月8日,一位網民留言,對上海交通大學57歲的教師晏才宏的去世表示感慨,晏才宏由于沒有論文,去世前仍是講師,網民感慨于他淡泊名利、對職稱從未掛懷的灑脫精神,認為在現行評價體制下,書教得再好也當不上教授。 
      5月29日,又有網民對浙江一名大學教授3年發表80余篇論文一事進行了評論:“當你肆無忌憚連篇累牘地在垃圾雜志上瘋狂‘制造’論文時,你是否想到過你正在浪費國家所給予你的巨額科研資金和巨大榮譽?你的良心何在……難道你每篇論文的7000元獎金和明星教授的風光比什么都重要嗎?” 
      “這是一個高校評價體系問題,一個教師優秀與否,到底是看論文、科研還是教學?事實上,真正的評價體系應該是多元的,而不是‘一刀切’。”吉林大學教授連建設說。 
      黃河科技學院院長胡大白說:“現在論文研究成果轉化率少得可憐,有的不到20%,這是一個悲哀。”有的教育界人士表示,越堆越厚的論文在社會上廣受質疑,這與諸多領域創新乏力對比,形成莫大的諷刺。 
      以論文論英雄的考評“指揮棒”也讓一些高校教師反感。在東北一所高校工作的胡老師兩年前寫了一篇論文,準備發表時,刊物紛紛向她索要版面費、人情費,胡老師一氣之下決定不再發表這篇文章。她最看不起為了職稱而動用關系甚至金錢的現象,自己只想當一個合格的老師。 
      連建設表示,現行的高校評價機制下一步將會改變,可考評還是必要的。吉林大學規定,論文發出后,要考慮其被轉載的次數。這種方式是一種進步,可用它完全替代原有的考評機制并不現實,畢竟多數論文還達不到轉載率高的水準。 
      【學歷越來越高 “泡沫”知多少】 
      “我帶了6名博士生,已經覺得力不從心了,真不知道那些帶20名博士生的教師是怎么工作的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周來水感慨地說。 
      近年來,國內大學培養的高學歷學生數量增速驚人。目前,在校研究生近百萬人。近5年,年平均增長23%;2005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338萬人,比2004年增加58萬人,增幅達20.7%。 
      在高速增長的背后,催生了種種怪現象:一個只有1萬名本科生的學校,研究生卻招了5000名;一個科研任務本來就很重的教授,卻要帶20多名碩士生和博士生;一些學生不管成績怎么樣,總想花錢打通關節,再高的文憑也要拿到手…… 
      “這很不正常。”南京理工大學黨委書記鄭亞說,高學歷人才培養不能搞“批量生產”。國外招收博士生的學校占整個學校數量的10%左右,而我國高達30%以上。現在無論是碩士點還是博士點,校際間爭搶得都十分激烈,而且不顧師資力量和辦學條件。有關人士表示,拿招生當政績,以規模大為榮,持這樣觀點的人越來越多。 
      一些教師說,實際上,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的實際,決定了更缺乏實用型技能人才,而非“虛高”的高學歷者。現在人才出現既多又少的怪現象,有的高校畢業生就業困難,而技校畢業生走俏就說明了這個問題。 
      鄭州大學校長申長雨說,提高教育質量是社會對高等教育普遍關注的問題,近年來高教發展可以用“波瀾壯闊”來形容,高等教育入學率在五年時間翻了一番。大發展后如何處理規模與質量的問題,是高校面臨的課題,有規模缺質量的高校教育,并不是擴招的初衷。 
      曾在河南科技大學工作的夏林說,建設創新型國家先要從創新型教育抓起,高校培養的有些高學歷人才,缺少創新精神和創業信念,這樣“吹泡泡”式的培養辦法不利于高素質人才成長,還給國家自主創新留下“人才隱患”。國家要從招生制度、培養理念、培養方式等方面變革,也是為絕大多數“出爐”的畢業生負責。 
      【高校官味濃 “主角”錯位又是誰 】
      學校“升格熱”,同樣是一個令人眼花的現象:中專升大專、大專升本科、本科升重點,重點還要升綜合性的大學;對應的還有處級學校、廳級學校以及處級教授、廳級校長。一位曾到高校采訪過的記者說,不知道啥時候,高校出現這么多“干部”。 
      在許多人看來,“官本位”觀念向“象牙塔”侵蝕,出現了按官位大小分配科技資源和榮譽的趨勢。一個教授想拿到一個項目非常不容易,可如果當了科技處長,他就有做不完的項目。一位高校老師說,現在項目申請,有時候學術身份往往不是第一位,而是看申請者在學校的行政職務,校長比處長好拿,處長比普通教授好拿。 
      當了官的教授,為了維持自己的學術地位,或放棄做第一流研究項目的念頭,只做一些容易完成、不太重要而又有經費的工作;或利用手中權力和對經費的控制,竊取甚至搶奪別人的科研成果。一些非業務出身的高校行政人員也趁機“搭車”,混個博士、碩士頭銜。 
      有的教育界人士說,高校的主角應該是學生和教師,但有的學校卻顛倒了。在人們眼里最風光的是那些當了“領導”的教授們,他們不僅有豐富的社會資源,還占據了一些重要項目;他們不用整天呆在實驗室里,卻每年都有成果申報和獲獎證書;他們不太愿意走上講臺,卻熱衷于到外面“趕場子”;在他們的名片上,一個個醒目的行政職務赫然在列。 
      “教育行政化,現在到了非制止不可的時候了。”北方一所著名院校的楊教授說。在學校里,行政部門越來越起主導作用,有的學校從一個教育學術單位變成了等級森嚴的機關。這位老教授回憶起來,過去學校一再強調行政后勤是為教師服務的,要尊重教師,特別是有的老教師進門后,要站起來回答問題;現在教師連報銷等小事也要看科員眼色行事,高校的“衙門”也越來越深了。 
      “以前只有個別機關才存在的腐敗現象,現在也在個別高校出現,這正是辦校行政化的表現。不少高校行政部門的財務、人事、采購等部門,手中或有人權或有財權,希望他們自警自重。”楊教授說。
    上一篇: 喜訊:毛中2006年高考再創新高!
    下一篇: 大學生找不到工作是全社會的錯


    老司机影院,老司机开车,老司机视频